左邊的是朱福來,右邊的是朱襪奇

 

其實,一直以來我都對有生命的生物沒啥興趣,不管是忠實的狗

或者是優雅的貓,只要一想到要清理牠們的大小便,我就感到厭

惡異常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我唯一養過的寵物就只有天竺鼠,而且,大部分時間,我都只有

天涯小朱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